当前位置:657k养生网 > 养生资讯 >

激活-----闲说谢钱文老师的药食同源

更新时间:2019-06-28  来源:最前程网络  作者:最前程网络  点这评论

一 经历者的感悟

1

老朋友玉总说他们开发了一款酒,可以缓解老人起夜、睡眠等等,要我去看看。事多,排了近一个月,才见面。

老朋友依旧神采飞扬,只是大肚子似乎小了一圈。喝酒,一面开车一面滔滔不绝他的酒。先前,他每天步行两万步,没能走下肚子,喝酒后不走了,大肚子却小了。

2

下了飞机,直奔餐厅。一张大桌,二十人圆满。都是玉总朋友。玉总说,等下谢老师也来。大师两个特点:貌相奇特;庚年难估。

说笑之间,谢老师来了。坐在我身边,玉总作的安排。起来,握手,问候。一个光头,长脸,眼目炯炯有神,看着你总是笑眯眯的,却有着一份穿透力,可以穿透你的心灵。

喝酒,谢老师的技术,茅台集团属下一款佳酿。一面举杯,玉总一面滔滔不绝:一款健康酒,喝再多,不上头。坚持每天30毫升,缓解老人起夜,失眠等等,好处多多。

在下极少喝酒,一片情热之中,还真灌了二两进肚。设若平常,必定是一塌糊涂。这次还行,脑子有些晕,清醒依然。

3

饭饱酒足,来到玉总他们办公室。前台两边展示柜都是酒样品。一面喝茶,谢老师一面介绍他的技术发明。好像他说了很多,我晕头晕脑,没装进几句。

晚饭改在玉总会所,自己做菜饭,还是喝酒。推推托托,又是灌进二两有余,头晕,没醉。

来到客厅,谢老师还给喝了一些液体。名字有些古怪,一个叫变种,一个叫平衡液,还有一个叫6号油。

4

借着两分酒意,对谢老师提了一些问题。诸如技术特点,诸如产品功能,诸如效果案例,没什么新意。谢老师一一作了回答,期间多少有些牛逼之词。

谢老师说了好多,我似乎是找不着北。中午晚上半斤的酒,还在晕眩之中。这晚,也聊到十点多钟,对一个早睡早起的人,这么聊不多。明早还要赶早班机,打住了。

也说到自己,患过带状疱疹,预留后神经疼,血脂略高。谢老师说都是小菜一碟,他送我两瓶变种,两瓶平衡液,一瓶6号油(在下简称三个水)。喝完,全好,谢老师自信十二分。

5

回来第二天,照着谢老师嘱咐,喝药。手臂神经疼明显减弱,还有拉疼感觉。一个月过去,到医院做了一次血常规检测。总胆固醇,低密度蛋白质和尿酸低一点点,不明显。

和谢老师通了话。谢老师说没那么快,手臂神经已经模块化了,就是说死掉了,打通它需要时间。又寄来第二疗程药,再吃。

过程,常与谢老师通话,对谢老师的发明有了多一份了解。谢老师学历不高,天资聪慧,自小喜好琢磨,尤其生物和信息,他似乎有着天生的灵气。

用精简的概括:就这“三个水”,可逆修复身体细胞,包括神经元细胞、脑细胞、肾小球、等传统医学认为不可再生的细胞。这是谢老师给我的微信,真要如此,将会颠覆业界。

6

期间,还专程飞了一次,见范瑜博士。之前,就有这样的想法。谢老师的发明需要一个具有学者身份的人介入,将实践提升到理论。发表一些论文。网上,了解了一点范博士的背景:

范瑜,江西铅山人,1988年入学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,1993年工业化学专业本科毕业,1994年入学北京大学化学系,1998年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,1998年入学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,2004年有机化学博士研究生毕业,2004年至2017年4月就职于美国百时美-施贵宝(BMS)公司新药工艺部。

依旧喝酒,范博士也能喝。接着喝茶,聊一些谢老师的问题。范博士对谢老师敬佩有加。他说:帕金森、老年痴呆等,这都是目前世界科学界不可逾越的高峰,谢先生能做到不简单。

二 自己身上的变化

1

我是谢老师的受益者。先是将信将疑,工作缘故,接触不少大师,皆信誓旦旦,皆首屈一指,也将信将疑吃了不少,效果般般。有点儿牛逼大过疗效嫌疑。

对“三个水”,我更愿意用数字和效果评述:

第二个疗程后,又做了一次血常规检测:有8项指标。当然是和第一个疗程做对比。总胆固醇降低0.44,低密度脂蛋白降低1.02(比较明显),尿酸降低15.03,肌酐升高14.3,高密度脂蛋白升高0.05,甘油三酯升高0.17.

2

说说生理。有些难以启齿,临近六十,老枪一根。锈蚀斑斑是十二分的,偶尔想进行一下床上之欢,皆要借助一些药物。

这是普片景象,身边好些友人年方五十,皆银枪蜡头。这与环境、食物、压力、习惯等等关联。原驰蜡象,望百花盛开,只能在梦里。

谢老师能让银枪蜡头开花。还是三个水:变种、6号油、平衡液,照着谢老师嘱咐,喝了两个月。那曾经快乐过自己的老枪,随着岁月侵蚀,已是疲软无力。三个水让其恢复了青春,饱满了能量。先前,偶尔一把狂款,气喘嘻嘻。现在连夜欢歌,精神依然。想起两句歌词:雄赳赳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。父辈唱着这支歌,过江打鬼子;而今自己哼着这支曲,屁颠儿偷着乐。

又与谢老师分享,谢老师说:你的生理状态已经恢复到四十岁。

3

右眼角有两个瑕疵,一个白色小浓点,一个黑斑。每回照镜子,这两个小瑕疵就捣蛋闯进来,管你欢喜不欢喜,扫你一把兴。

还让家人用针挑,挺硬,剔破了,还是挑不出来。那就算了,本该如此,无可更改。总觉着别扭,却又无可奈何。

两个半月后,浓点消失了。黑斑也渐渐缩小。再照镜子,里面的这个家伙乐了。

又与谢老师分享,谢老师说,变种、6号油、平衡液进入肚子后,会激活人的线粒体,扫除人体内的垃圾。这些个瑕疵,就是因为人体垃圾堆积多了造成的。

4

思维和记忆,早已老化了我。时常苦恼,年方午时,记忆久不久紊乱。与别人交流,举个例子,就像拐了弯儿,顺着走下去,就回不来了。神经压抑,受损,说话磕巴。

听我说话的人说我跳跃思维,不知道是夸奖还是嘲弄,顾不了了,其实是记忆短路。发现了,也注意了,偶尔小心会拧回来,大多回不来,走到哪了,有时自己也不清楚。

还是谢老师那三个水,调好神经,调好瑕疵,也让拐弯儿的记忆回了家。刻意了一下,只要举例,几乎都能回到原点上。磕巴没了。

只可惜,别人怕是不会夸我有跳跃思维了,想起这些,有点儿沮丧。

三 走在科学的前沿

1

谈学术,我没资格。从书本网上顺一些,也就这个能力。

下面这段文字,从网上顺的:

阿尔茨海默病,日常生活中,我们习惯称它为老年痴呆症,其实它只占老年痴呆这个大群体的三分之二。它是一种慢性的神经退行性疾病,至今无法治愈。意思是,如果确诊,除了吃药尽可能地延缓这一过程外,患者能做的,只是等待,等待黑暗降临的那一天。

由短期记忆受损,无法记住最近发生的事情,无法学习新的知识到不能与人进行顺畅的交流,因为词汇总是在脑中进进出出。字迹越来越缭乱,思绪越来越混乱,进而长期记忆也受到损伤,不断产生幻觉,变得越来越有攻击性,直至生活不能自理,不会说话,忘记一切的存在,变得完全漠然。

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死亡通常非因疾病本身,而是由于感染其他疾病所致。在必须送到专门的疗养院进行看护前,尽管个人情况不同,但大约也有8年左右的时间,患者是在这种马上失去明天的恐惧中生活的,准备随时坠入一片黑暗。

准备随时在走过无数遍的那条路上迷路,准备随时叫不出心爱女儿的名字,准备随时把爱人当作陌生人……但即便已经预知到自己的未来并做好心理准备,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,内心仍旧是无以名状的恐惧、沮丧与不甘。

2

看了上面,不禁心灰意冷。别急,枯树开花,谢老师有甘露。

也是变种、6号油、平衡液这三个水,帕金森还是老年痴呆,只要照着谢老师嘱咐饮用,三个月基本康复,长的一般都不会超过半年。谢老师和我摆过好些案例,按下不表。说我眼目亲见的。

在三江,一个看上去七十有余的人,实际五十四岁,患了帕金森和其他病毒感染,十年有余,卧床难起,语无伦次。已经坠入一片黑暗,他不知道,他的亲人知道。他的亲人比他痛苦。因为,亲人们看见他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苦苦爬行,却又无可奈何,只有默默的眼泪相伴。

谢老师带他走出寒冬,走进春天。用药10分钟就有了改善:答话从一分钟缩短到20秒钟,速度明显加快。用药三天:可以对答交流了。写这个文字之时,已经服药一个半月:可以自己端碗吃饭,自己穿换衣服了。

谢老师说,仅仅是帕金森,一般不到两个月就能康复。考虑到其他因素,时间就会长一些。这个五十四岁患者,你还要坚持,鲜花已经在前面等待你了。

3

再说线粒体,还是先从网上顺些文字。

人体由60多万亿个细胞组成,几乎每一个细胞中都含有线粒体。尽管线粒体只是细胞中一个微小的“器官”,却对我们人类的生存至关重要:它负责生产人类生命活动必需的几乎所有的能量,使细胞内的“能量制造工厂”。

线粒体是人体维持正常的生命活动不可缺少的,它的功能下降会引发疾病,线粒体所处的身体部位不同,发病的症状也各不相同,如果是脑部,可能会出现记忆力下降或智力迟钝等症状。如果是在骨骼肌,则可能出现肌肉无力,容易疲劳等症状。尤其值得警惕的是,当只有一个部位出现症状时,往往很难怀疑是线粒体病。并且现在还没有办法根治线粒体病。

据科学研究,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病等脑部疾病,都与线粒体之间有关联。

4

据统计,2010 年全世界约有 3600 万痴呆症患者,其中约四分之一在中国,患病人数已是世界第一。其中,相较于1990年,国内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人数是1990年的近3倍。

人们常将阿尔茨海默病等同于老年痴呆症。北京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主治医师王秋梅告诉我们,阿尔茨海默病只占“痴呆综合征”的60%—80%。“痴呆”已经不是老年的专利。早发型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在四五十岁就出现早已比比皆是。尽管病因、初始症状等各有不同,这些疾病都会造成认知功能障碍、日常生活能力降低和精神行为异常。

5

谢老师早已将这些科学问题解决,只是低调,还在扎扎实实做着事情。

就我个人喝三个水的体验,每一点进取,都会和谢老师进行讨论。或许我无法从专业角度提问和分析,谢老师总能深入浅出回答我的疑问。

对的,哥哥,谢老师对我的尊称。我的这“三个水”,可以激活线粒体。不妨举个例来说吧,你的手机下载太多东西,速度就慢了,甚至经常死机,你可以选择系统恢复到出厂状态。垃圾清除,速度自然就快了。

大脑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,好些科学家探索线粒体移植。谢老师认为神经元仅凭诞生时的那些线粒体,要坚持120年之久纯是扯淡。而谢老师的办法是激活细胞中沉睡的线粒体,干细胞与神经元的相连,只需把线粒体激活就可以了。

听上去很科幻,真能把干细胞崭新的线粒体激活到相邻的神经元中,就等于是为其注入了新的生命。使老化细胞重新焕发活力,而不是直接替换掉老旧神经元。

这些,谢老师做到了。(文:公羽)

相关文章

相关美食

相关视频

评论赞助本站

test